当前位置 首页 > 职场薪闻 > HR资讯 > 企业专访 > 张玉亭:鹿丹村物业管理公开招投标杂忆
张玉亭:鹿丹村物业管理公开招投标杂忆
作者:张玉亭 时间:2011/6/23 阅读:833次
  转眼间,当年轰动全国、对国内物业管理行业影响甚远的鹿丹村公开招投标,已经过去了十五个年头。
  鹿丹村的这次公开招投标,虽然是由深圳市住宅局物业处(当时名称是管理监察处,招完标后的当月1996年12月更名为物业管理处)策划和组织实施,但其实是一次深圳全市和全行业的整体行动,大势所趋。
  当时对鹿丹村实行公开招投标的原因有两个:一是因为小区环境差,管理服务水平低,老百姓要求招标和改善这个小区的呼声很强烈;二是作为主管部门要大力推进物业管理市场化进程。但反对公开招投标的意见也很多,来自上下左右各方面的压力很大,作为一个主管部门和招标组织部门的领导,可以想象到有多少压力和困难。那时候如果稍有犹豫或畏难,此事就做不成;此次招标若不能启动或顺利完成,很难想像后面的工作和物业管理行业发展会是什么样子。
  当时管理鹿丹村已有6年多的物业管理公司及其上级集团公司,坚决不同意把这个小区拿出来招标,说让我们怎么提高水平甚至投资整改都可以,不同意另行招标。为此,在招标文件发出前,处长和我专门去拜访了这个集团的领导,协商未果。我们的态度很坚决,还是决定推行公开招标。从1996年9月23日发出公开招标文件到12月3日开标评标,我们一直在筹备推进。开标评标会议上,孙大海局长中途去了市政府汇报工作。因为他是评委之一,我就打电话给局长秘书,问局长的那份评分表怎么办,过了一会,秘书回话:局长说空在那里不填。下午评标结果出来后,当场公布,当晚电视新闻和第二天各大媒体做了报道,大事定局。
  鹿丹村公开招标工作取得成功,我觉得有几个原因:
  一是有了明确的法规规章依据,特区立法动作快、立意高、可操作性强,当时已经出台了国内第一部物业管理特区法规《深圳经济特区物业管理条例》和《条例实施细则》。那时候,包括鹿丹村在内的许多小区都是多头管理,例如:房子是物业管理公司(或叫房产管理公司)管理维修,园林绿化是城管部门管理维护,环境保洁由居委会管理并向居民收费等等。招标前后,虽然也有单位声称要以市政府或自己主管部门的红头文件为准,不同意小区实行一体化的专业物业管理及服务,但最终还是服从了我们的依法协调,放弃了部门或单位的意见及权益。
  二是当年的特区各级部门及官员、企业及干部的市场意识、开拓精神、责任心和执行力都比较强,做事说话顾忌少,说干就干,干完干好再说。
  三是广大干部群众和各部门对公开招投标积极拥护,热烈响应,尤其是物业服务企业,那种巨大的热情和激情、人力物力的投入以及台前台后的激烈竞争局面,现在很难描述和想象。每一次招投标都有几十家物业管理公司报名参加,每一家公司都是封闭式做标书,集中演练以应对评标答辩,为了争到一个小区的管理权,不惜血本。
  现在和一些老朋友聊起当年的人和事,大家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那个时代的激情,那种忘我的精神,那种命悬一线般的危机与惊险。鹿丹村宣布中标结果后,主持人问万科物业老总陈之平:“你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事?”,陈之平含着眼泪说了一句:“我想给我远方的母亲打个电话,告诉她,您儿子没有给您丢脸!”
  鹿丹村招标中,共有中海、万科、南光、中航、天安、长城、城建、大信、国贸、广深高速等10家企业入围,开标评标用时两天,最后万科物业以94.45分中标,与第二名中海物业(93.21分)相差1.24分;第三、四名是南光物业(91.25分)、中航物业(90.02分)。
  无独有偶。半年后,深圳市住宅局新建成的大型住宅区桃源村(一期)公开招投标,第一名和第二名又是万科物业、中海物业,分数竟然只相差0.02分(百分制)!这次,是中海物业老总李立新泪洒招标现场。
  那几年,每次开完评标会后,我们物业处的领导,都要分头打电话或去各公司的聚会现场安慰鼓励,他们几乎都是伤心落泪。行业中流传一句话: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投标时”。
  桃源村招标后第二天,王石代表万科集团亲自来住宅局拜访致谢,说:“险过剃头啊!只差一根头发丝,我现在想起来还手心冒汗”,可见当时竞争是多么的激烈和残酷,大家对招投标又是多么的投入。
  不记得是哪一次招标,中航物业老总王兵带领手下一批骨干,集中封闭在宾馆里连续奋战了近一个月。临开标前的那天晚上最后演练一次。没想到,竟一直演到了天亮,离开会时间还有不到一小时!大家慌忙洗澡更衣出门。上车后,公司精心选拔准备参加答辩的管理处主任,突然脑子里一片空白,所有的招投标内容一个字都想不起了!顿时所有人全都惊出一身冷汗。王兵只好开着车,打开车窗和音响,冒着寒风,带着这个小伙子在清晨的深圳街头一圈一圈兜风,盼望他能在最短时间恢复记忆。后来中航物业又一次与第一名擦肩而过。王兵对我说:“亭叔啊!我兵哥和弟兄们真是点子低、运气背啊!我们都成老运动员了,屡投屡败,屡败屡投,啥时候才能修成正果呢?”
  对于中航物业和兵哥而言,这还不是最伤心最难受的。那一年,投标长沙市委市政府新大楼项目,是湖南省的第一次公开招投标,中航物业又差一根“头发丝”(意为“微小之差”)没中。我们的兵哥,一个人在湘江边游荡了半夜,害得我和几个深圳过去的评委、老总们直担心,派人四处寻找。个中苦楚,又有几人能知?
  话说到这里,我想,面对历史,面对行业,我们现在应该把更多的鲜花、掌声、感恩,送给那些在物业管理市场竞争中,在历次招投标中,曾经失意、失败的人和企业,衷心感谢他们的辛劳、心血、泪水和牺牲,怀念、铭记他们的反对、对抗、误解和失误。我们的历史,我们物业管理行业今天的辉煌成就,不仅仅是由成功者的业绩组成,而更多的是用无数失败者的泪水、牺牲所堆积而成。因为每一个成功者的背后,都有一群的失败者。据我所知,许多伤害、失败和牺牲,对于他们个人和家庭来说,是非常现实、难以估价的,也是非常难以承受和忍受的。我不想以什么“历史进步的代价”来解释或安慰自己,我只想对他们致以最诚挚、最崇高的敬意!
  作者时任深圳市住宅局物业监管处副处长
来源:中国物业管理
热门推荐